Shanghai how to control congestion Disease Rating it may be more active rule blocking luonv

How to deal with "congestion disease" in Shanghai: governance may be more active [Abstract] work jams, work is also blocked; usually go out of work jam, holiday travel or blocking…… A lot of big city traffic is generally at a snail’s space let people complain incessantly. Statistics on the average one-way commuting distance and commuting time of urban office workers in the first half of 2016 report on road traffic operation in Chinese cities. Data pictures to work jam, work is blocked; usually go out of work jam, holiday travel or blocking…… A lot of big city traffic is generally at a snail’s space let people complain incessantly. In the evening, on the way to the red brake lights without stop, but also intensive than street. People often send out such a sigh: "big city road congestion, saved?" How to fundamentally relieve traffic pressure and solve the problem of traffic congestion? Through the anatomy of local governance congestion innovation practice, dialogue with relevant experts and scholars, I hope everyone brainstorming, to help th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to advise. Shanghai is the largest city in China, with more than 430 million vehicles, more than 650 drivers, nearly 10 million non motorized vehicles. Imagine, "blocking" should be the norm of the city. But the reporter did not expect that, during a recent peak late, driving on the street of Shanghai, did not "can’t do anything", but can maintain a certain speed, "than in the past, Shanghai traffic changed a lot!" Many citizens told reporters. It is understood that Shanghai since March this year to carry out traffic rectification, road traffic order has changed significantly. According to the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of Shanghai Traffic Commission, the urban main road viaduct, core business congestion time reduced by more than 1 hours, the peak time bus lane speed generally increased by more than 1 times. Seize the traffic illegal rectification, based on the road to tap the potential, the so-called "no rules, no Cheng Fangyuan", today’s urban road signs, markings, sidewalks, traffic lights, etc., they are drivers driving guidance, traffic order is the guarantee. But in many places, changing lanes, parking lots, running red lights are still common. A selfish, unruly impulse often results in a traffic accident, a large area congestion. "We in-depth investigation and analysis found that the urban road traffic congestion this appearance is mostly because of traffic disorder, and in the various causes of the latter, traffic violations accounted for more than 30%." Xing Peiyi, chief of Traffic Police Corps of Shangha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said. Shanghai City, firmly grasp the "rectification illegal traffic" this "hand", based on the road traffic improvement potential traffic. It is understood that Shanghai in the urban and suburban areas to divide the responsibility area, each responsible area to set up a traffic police brigade, corresponding to a number of streets and police stations, the current integration of the formation of 84 responsible areas of the brigade, refine the responsibility to implement each area, each police. "Traffic police no longer just stand at the intersection command traffic, but also in a certain area of mobility, as long as visible illegal, must be punished."." Shanghai City, Xuhui Public Security Bureau deputy director He He said, "we still carry out team logistics system, coordinate the police station involved in traffic law enforcement management. The latter)

上海如何治理“拥堵病” 评:治堵不妨再主动些 [摘要]上班堵,下班也堵;平时出门办事堵,假日出游还是堵……很多大城市的车流犹如蜗行牛步一般,让人叫苦不迭。   《2016年上半年中国大城市道路交通运行报告》中关于有关城市上班族平均单程通勤距离和通勤时间的数据统计。资料图片  上班堵,下班也堵;平时出门办事堵,假日出游还是堵……很多大城市的车流犹如蜗行牛步一般,让人叫苦不迭。到了晚上,道路上的红色刹车灯连绵不断,比路灯还要密集。人们常发出这样的感叹——“大城市的道路拥堵,还有救吗?”如何从根本上缓解交通压力,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我们通过解剖地方治理拥堵的创新实践,对话相关专家学者,希望大家集思广益,共同帮助政府部门出谋划策。  上海是我国第一大城市,拥有430余万辆机动车、650余万驾驶人、近1000万辆非机动车。想象中,“堵”应该是这个城市的常态。但令记者没想到的是,近日的一个晚高峰期间,驱车行驶在上海的马路上,不仅没有“寸步难行”,反而可以保持一定速度,“比起过去,上海交通变了样,好多了!”许多市民告诉记者。据了解,上海市自今年3月开展交通大整治以来,道路交通秩序明显改观。据上海市交通委综合评估,市区主干高架路、核心商圈拥堵时间日均减少1小时以上,高峰时间公交专用道普遍提速1倍以上。  紧抓交通违法整治,立足道路挖掘潜力  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今的城市道路上都有标志标线、人行道、红绿灯等,它们是司机驾驶的指引,是交通秩序的保障。但是在很多地方,随意变道、乱停车、闯红灯等仍然屡见不鲜,一个“自私的、不守规矩的冲动”往往就会造成一场交通意外、一个大面积拥堵。“我们深入调研分析发现,城市道路交通拥堵这一表象多是因为交通秩序混乱,而在后者的各种成因中,交通违法行为占30%以上。”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总队长邢培毅说。  上海市紧紧抓住“整治交通违法”这个“牛鼻子”,立足道路交通自身的改善,挖掘车辆通行的潜力。据了解,上海在市区和郊区城市化地区划分责任区,每个责任区设立一个交警大队,对应若干街道和派出所,目前共整合形成了84个责任区大队,细化责任落实到每一个片区、每一个民警。  “交警不再仅仅是站在路口指挥交通,还要在一定区域内流动起来,只要是看得见的违法,都要管都要罚。”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副局长何鹤说,“我们还推行队所联勤制度,协调派出所民警参与交通执法管理。后者依据执法授权承担部分交通违法查处、视频取证移交及非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处置等职责。”  针对违法停车,完善禁停标线,出动吊车直接拖离;针对违法变道,加装电子警察,设置警示牌曝光……半年多时间,上海市坚持见违必纠、纠违必处、处罚必严,连乱鸣号、不系安全带、开车打电话等原来见怪不怪、取证困难的“小违法”也得到了有力查处。“依法不严管,管了也没用。鸣号、不系安全带等看似小事,其实是大事,如果把这些难管的小事都管住了,大的违法行为才不敢做。我们还注意到严管不依法、会有后遗症,明确要求交警执法的严格规范公正文明。”上海市徐汇区交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余璐说。  大整治开展以来,全市道路交通事故数、死亡人数、受伤人数同比分别下降24.27%、13.62%、46.69%,其中机动车违反交通信号、超速行驶引发的事故数分别下降70.23%、65.08%。为了进一步确保道路交通的平安有序,上海市人大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修订,交通违法信息关联个人征信应用、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与居住证办理挂钩等一批“重磅”措施有望出台。 [摘要]上班堵,下班也堵;平时出门办事堵,假日出游还是堵……很多大城市的车流犹如蜗行牛步一般,让人叫苦不迭。  强化科技创新,向交管精细化要动力  如今,“路面警力多了”是上海市民的共同感受,但这会不会只是一阵风?能不能做到精准治理、无一纰漏?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白少康表示,“交通大整治没有时间界限,要坚持不懈”,同时向科技借力是此项工作的另一重要思路。  马路上车流滚滚,一声刺耳喇叭响起,原先根本无法认定是哪辆车发出的。如今这个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已被警方征服。记者站在某个路口看到,附近的电子屏上不时显示违法鸣号车辆的号牌,执勤交警手机上同步收到4组照片:鸣号车辆的具体位置、喇叭声源模拟图、车辆近景和车牌特写。  这略显科幻的场景是上海市公安局开发的“违法鸣号现场查处辅助系统”的实际应用,基于定位狙击手位置的声呐监测手段,对一定区域内机动车违法鸣号行为实时采集。借助这一“神器”,大整治开始仅半个月就成功查处违法鸣号近3000起。  在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办公室,科技处处长桑志刚饶有兴趣地介绍了不少“小发明”:  ——创新升级“电子警察”功能,运用视频图像识别分析、以图搜图等技术,捕捉开车打手机、不系安全带等违法行为,目前全市已建成使用5400余套,明年将达到1.8万套。“以往电子警察抓拍违法行为,几天后才会告知违法者。如今为了避免违法者在同一地方反复违法,同时对其产生即时警示作用,我们开通使用了交通违法即时告知短信平台,违法者2—3分钟内即可接到告知短信。”  ——深挖大数据运用,通过拥堵预警系统、智能交通管理系统等,对交通拥堵、违法行为等进行预警,实现警力科学配置。“我们还开发了针对暂扣、注销、吊销乃至毒驾的失格驾驶人违法行车分析系统。发现可疑车辆、司机后,只要通过该系统进行人、车、证的快速关联、比对分析,就可判断是否是失格驾驶人。一经查实,立即通知就近交警采取监管措施,截至目前已查获失格驾驶人146人。”  科技运用越充分,管理精细化程度越高。在上海市静安分局的大数据平台上,每个车辆都会紧跟着一个动态框,一旦发生违法行为,框的颜色就会根据违法类型立即发生变化。“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智能抓拍系统,通过视频智能化建模,自动识别记录违法行为,截至目前在全区21个路口推广,共抓拍各类机动车交通违法13.4万余起,至今未发生一起投诉。”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李健处长说。  共建共治,形成营造畅通交通环境的合力  行驶在上海的道路上,我们不仅能看见很多违法曝光牌,还能看到很多高架桥护栏上悬挂有电子显示栏,上面既有交通安全标语,也有实时天气、路况和附近可停车情况等。上海市正在抓住道路环境的每个细节,实现交管服务的最大化覆盖,努力让市民享有一个畅通有序的交通环境。  “实践证明,交通大整治不能是交警的单打独斗,必须遵循共建共治原则。”据上海市整治办副主任张玉学介绍,针对道路交通的“先天不足”,公安交管会同交通、城建等部门大力推进交通基础智能化、系统化建设,新增单向通行道路45条,优化调整拥堵路段交通信号配比,更新完善全市范围的交通标志标线……  其中,针对停车难及其造成的交通拥堵,上海市教育、卫生等部门组织300余家学校、医院等开放内部停车资源,向社会提供停车位2.5万余个。“过去,瑞金医院门口一直是拥堵的重灾区。如今在辖区派出所的协调下,周围居民小区开放白天空闲车位,停放医院工作人员的车辆,医院停车位全部提供给患者及家属,大大缓解了交通压力。”黄浦分局交警支队民警陈杰主说。  对于交通秩序的“后天破坏”,上海市着力从群防群治寻求突破。“请依次填写姓名、性别、联系方式,并上传小于100M的拍摄视频。”上海市交警总队工作人员介绍交通违法视频举报平台,操作非常简单。据了解,自今年5月以来,群众共举报28000余条交通违法信息。  “群众举报也是普法守法的过程,有利于共同营造畅通有序的交通环境。”据桑志刚介绍,下一步,集成违法举报等多项功能的“上海交警”APP也会上线。(记者 张洋) [摘要]上班堵,下班也堵;平时出门办事堵,假日出游还是堵……很多大城市的车流犹如蜗行牛步一般,让人叫苦不迭。  综合施策,让城市道路畅通起来 ——访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教授陆化普  近年来,我国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不断加剧,已经从高峰时间向非高峰时间、从城市中心区向城市周边、从一线城市向二线城市迅速蔓延,并且成为阻碍城市健康发展的突出问题。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交通拥堵?本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教授陆化普。  提升城市规划科学性  记者:面对很多地方拥堵不堪的交通环境,我们应从哪里着手解决问题?  陆化普:生活中,很多人都有车太多、路不够宽、道路规划不合理等方面的感受,这些都是交通拥堵的原因,但从根本上说,交通拥堵是源于城市交通供求关系不平衡。因此解决之道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扩大供给,一是调整需求。  对于前者,离不开投入大量资源,但它有一定的局限性,拿空间资源来说,城市交通用地比重一般控制在15%以内。很多城市搭建高架桥,但这不是方向,因为它仅着眼于汽车运行效率的解决,对城市面貌造成了破坏,也忽视了市民生活质量,城市难以做到“以人为本”,反而变成“为车而建”了。  因此仅靠扩大供给是难以解决问题的,还必须从调整需求方面寻找突破。人的交通需求多是由于人的居住地和就业、上学等场所的分离。如果我们能在城市结构、土地使用形态上作出科学规划,使距离近一点、交通量少一点,发生拥堵可能性就会小一点。如今,很多地方有中心城区和卫星城,但后者大多是“卧城”,如果有充足的就业岗位、公共场所和生活配套设施,人们的日常生活就会实现“职住平衡”,大规模、长距离、潮汐式的交通出行就会减少,有些拥堵就可以避免。  优先发展公共交通  记者:调整交通需求、减少交通量,就一定不会造成拥堵了吗?  陆化普:即便对交通需求作出调整,它终究是有一定数量的,用什么方式来满足交通需求就成为又一个关键。众所周知,不同的交通方式带来的交通效率、产生能耗是不一样的。平均每小时,一条车道内,小汽车能运输3000人,公共汽车是6000至8000人,轻轨交通是1万到3万人,地铁是3万到6万人。所以在大城市,应优先发展集约化交通服务,减少路面个体交通工具数量。近年来有些地方发出“135”倡议,即1公里内选择步行、3公里内选择自行车、5公里及以上选择机动车,我认为这个非常好,并且呼吁在机动化交通方式上也更多选择公共交通。有一个专业词汇叫做“绿色交通分担率”,即选择步行、自行车和公交出行的交通量占总交通量的比重,它对应的就是小汽车的分担率。研究和实践表明,选择绿色交通,使其分担率越高,城市交通拥堵的概率就越低。  近段时间关于网约车的争论比较多。它方便人们出行,并且提供可能比出租车更好的服务,但结合很多城市的实际情况,它和交通发展战略是相反的。我们不能片面地考虑问题,如果人人都选择乘坐网约车,城市交通可能就会瘫痪。 [摘要]上班堵,下班也堵;平时出门办事堵,假日出游还是堵……很多大城市的车流犹如蜗行牛步一般,让人叫苦不迭。  群众应多些礼让  记者:为从根本上解决交通拥堵问题,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陆化普:在道路建设管理上,要充分考虑道路网的密度、功能结构(如机动车非机动车配比),减少断头路、瓶颈路。同时加强交通管理科学化、智能化。比如一个道路网总会有些路段非常堵,有些路段车不多,我们可以及时发布道路通行信息,均衡道路网交通量。  在交通设施应用上,我们经常在一个路口好不容易等到绿灯启程,可下个路口的路灯马上变红了,我们又不得不减速刹车,这也容易造成交通拥堵。对此,我们可以利用大数据,按照路口间距、路况、车速等精确计算和把控好交通信号灯的时间调配,实现智能交通。  在停车问题上,很多小学、医院是拥堵重灾区,这是因为很多人违法停车占用车道。在我看来,道路的基本功能是通行,路边停车的比重一定要小,只有在确实需要、不影响道路通行总体能力的前提下,才可设置一小部分。另外,就目前交通发展情况来说,停车供给还需要把握好度,可以规划建设一些停车楼。  解决交通拥堵最根本的是人的问题。目前一靠教育引导,二靠严格执法,但提升人的交通意识和素质是一个长期过程。比如我们在地铁上经常看到,很多人在排队挤地铁时有加塞心理,守规矩的人往往吃亏;挤上地铁了又堵在门口,因为担心到站下不了车。这说明群众在公共场所的相互礼让和配合意识还比较差。这在当前道路交通环境中都可以找到参照,都亟须改变。(张 洋)  治堵不妨再主动些  治理拥堵,怕就怕一边承认困难,一边又缺乏紧迫感  如今,交通拥堵已经成为很多城市居民的心病,以至于每逢节假日,“不出门”越来越被看作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到底还有没有救?上海市的交通大整治及其带来的初步效果,传递出一个积极信号:有些拥堵是可以避免的。  城市交通拥堵问题解决的情况如何,是一个地方政府治理能力和水平的一种反映。近年来,有些地方试图“利用空间换时间”,加大高架桥的投入建设力度,可是这种做法效果并不理想,路修到哪里车就会开到哪里,哪里有路哪里就还是会有拥堵。最近关于网约车经营管理的征求意见稿,特别是网约车主体资格的限制话题广受社会舆论关注,一个网约车司机告诉我,他开始琢磨“对策”了,即“把私家车挂靠到公司上,然后继续照常个人接单”……也许你会说“如果没有上述措施,城市会比现在更拥堵”,此言不虚,但我们也应看到,上述措施只是一时的必要之举,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相对于汽车保有量的激增,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道路交通管理等在一段时间内是相对滞后的,很多的治堵举措也处于被动应对的状态。如今,随着交通拥堵及其各类特征的逐步凸显,随着科技创新水平的不断提升,我们对问题的研究愈发深入,治理手段也在不断丰富。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变被动为主动,着力提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扭转交通拥堵的局面呢?  我们可以把相关工作做得更为细致,比如对于一个交通路口来说,利用大数据分析一段时间里该路口处的交通流量,合理调控交通信号灯配比时间,进而提升道路通行能力。我们还可以对问题治理想得长远些,特别是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可以提前将交通拥堵因素纳入规划设计,使得城市功能布局和道路网建设相辅相成,实现道路交通科学性和百姓生活舒适度的共赢。如今,很多地方都有路况实时通报,提示广大司机注意道路选择和出行时间,这就是一种有效的提前作为。  治理交通拥堵确实很挠头,但是并非没招可想,怕就怕一边承认困难,一边又缺乏紧迫感。越是难越要迎难而上,只要我们把交通拥堵问题想得更全面一点、细致一点,条分缕析地找出原因,有针对性地提出改进措施,因地制宜,综合施策,缓解交通拥堵还是有很大空间的。(希 仁)(人民日报)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