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也同时表示

刘志庚曾主政东莞7年 称扫黄不能矫枉过正   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   刘志庚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曾任东莞市委书记,系今年第四位“落马”省部级官员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王姝)继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之后,广东又有一名省部级官员落马。昨晚,中纪委通报,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初步统计,今年以来已有4名省部级官员落马,在刘志庚之前,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和国台办副主任龚清概,还有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已相继被调查。   被查前一天检查春运   跟十八大后不少落马“老虎”相同,对于当地而言,刘志庚被调查的消息显得有些突然。昨晚10时整,中纪委发布刘志庚被调查的消息时,广东省政府官网仍有 刘志庚的消息,称2月2日,刘志庚率省有关部门负责同志赴湛江市检查春运工作。这次检查春运工作,是刘志庚被查前的最后一次亮相。   主政东莞7年   公开履历显示,刘志庚生于1956年6月生,广东兴宁人,吉林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本科毕业后,他曾在深圳工作了19年,历任深圳市计划局综合计划处科员、处长、局长助理、副局长,深圳市龙岗区区长、区委书记等职,亲历了深圳改革开放的进程。   2004年2月,刘志庚调任东莞市委副书记,之后在东莞工作了7年,前两年任东莞市长,后五年任东莞市委书记。2011年11月起任广东省副省长。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9年东莞曾进行一场治黄行动,时任东莞市委书记的刘志庚要求:“扫黄工作要高调抓,决不能给外界以‘黄色地带’的印象。”但他也同时表示,“扫黄不能矫枉过正,各镇要把握好度”。 责任编辑:孙爱林 SN146

34家上市外国大公司的评论或近期声明

外媒:中国经济放缓 外国公司仍押注中国消费者-搜狐新闻  参考消息网2月3日报道 英媒称,在中国,虽然经济增长减速给制造业造成冲击,但咖啡厅、汉堡店、服装商铺等外企生意红火。   据路透社2月2日报道称,34家上市外国大公司的评论或近期声明,发现各行各业的经历迥异。   报道称,它们当中18家企业的产品面向消费者,其中13家企业的销售额在第四季度或全年有增长,三家企业有下降,两家持平。在八家工业类企业当中,六家报称在华经营疲弱或销售额下降。   中国经济第四季度的增速减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咖啡连锁店星巴克、瑞典纸巾生产商爱生雅、瑞典时装公司亨内斯―毛里茨(H&M)和快餐店麦当劳却增长强劲。   “我们在中国取得的成功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的确可得到充分体现。”星巴克的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说,他是在1月21日向投资者发布通报时做此评述的。跟其他很多外企一样,星巴克不透露其在华业务成绩。   舒尔茨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季度里,我们在中国新开了150多家门店,创历史最高纪录。”   麦当劳表示,它的第四季度在华可比营业额上升了4%,今年打算增开250多家餐厅,在其所有市场当中是最高的。   麦当劳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1月25日对投资者说:“我们对这个重要市场的潜力以及我们为进一步拓展品牌而制订的战略依然充满信心。”   报道称,爱生雅的首席执行官芒努斯?格罗特表示,中国人口从贫困农民向城市中产阶级转变的速度是其他新兴市场望尘莫及的,这给他的企业创造了无限商机。   但在工业部门,情况就不那么美妙了。   报道称,建筑用品生产商卡特彼勒和德国西门子公司在去年的亏损工业类企业之列。总部设在美国的联合技术公司生产电梯和制冷设备,它预计公司2016年的销售额会更低。   西门子的首席执行官乔?克泽尔上周告诉投资者:“短周期(工业)经营活动受到中国经济增长率下降的影响。”   他还表示:“中国将增长缓慢。我们能否实现与需求相关的可持续回升尚有待观察。”   报道称,好几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这种差异是正常的,说明中国经济日臻成熟,逐渐从以工业为基础转变为依靠消费拉动。   中国在2015年经历了资本大量外流、货币贬值和夏季股市暴跌,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降至6.8%,全年增长率为6.9%。   “它正从依靠投资和工业带动转变为依靠消费拉动。大家可以看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消费部分其实在上升,这是个好迹象。”福特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菲尔茨上月说:“这个转变过程会有点坎坷。”   报道称,消费品企业未受中国经济减速的影响。有几家公司在中国的经营较疲弱,但就连它们也基本安然无恙。   西方消费方式日益为中国人所接受也对这些企业有利。人头马-君度公司称,圣诞节送礼对他的企业越来越重要,可弥补中国春节市场重要性的减弱。   报道称,星巴克称其在华业务增长是在中国人尚未养成早晨喝咖啡习惯的情况下实现的,但它相信中国人会养成这个习惯,那会给公司带来长远的进一步增长。   即使是工业部门也存在一些亮点。   “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铝业的状况在好转。”美国铝业公司首席执行官威廉?奥普林格在1月11日的收益通报中说。“我们看到,基本面是坚实的……我们依然预计铝业能增长6%。需求量在2010年到2020年间会翻番。”(编译 何金娥)

时常可见社交媒体上爆出中国旅游者在国外旅游时做出的“不文明行为”

你知道,欧洲很多教堂也刻满了字吗   原标题:你知道,欧洲很多教堂也刻满了字吗   隔岸观我   跨文化的沟通不但要力求让对方更懂我们,也要力求让自己更懂对方。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站在了对方的立场上,对事件做出了貌似公正的判断,但实际上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迎合。   近些年来,时常可见社交媒体上爆出中国旅游者在国外旅游时做出的“不文明行为”。若再配以图片或视频,这类消息往往立刻在国内的网络上引发轰动效应,当事人也会因“给中国人丢脸”而受到口诛笔伐。但实际上,由于社交网络的碎片化形式与随之而来的“断章取义”的特点,所谓的“不文明行为”在很多时候也成了一种去语境化的“建构”。   而实际情况是,很多在我们看来是“不文明”的行为,在当代西方文化中未必也被视为“不文明”;而即使是公认的、真正的不雅行为,它的性质或许也并不像我们想得那样恶劣。   就拿在公共场所脱鞋来说。类似的新闻数量很多:中国人在火车上脱鞋、在餐厅里脱鞋、在卢浮宫门前的广场脱鞋……但脱鞋这件事在西方国家真的那么不合时宜吗?我看未必如此。中国文化传统对于“脚”这个部位有一种独特的耻感,但在现代西方文化中,情况并不一样。别说在大街上、餐厅里脱掉鞋子,就是在图书馆脱掉鞋子的,我也见过很多。只要没有动静和异味打扰到旁人,人们对此实在见怪不怪。至于在火车上和街边喷泉水池中,年轻人脱掉鞋子打赤脚,甚至是一种时髦和活力的体现。当然,到卢浮宫去脱鞋自然不合适,在正式的宴会或舞会上脱鞋也不合适,因为那是一个极为肃穆的场合。   此外,还有频频为国人诟病的“到此一游”。往历史文物上刻字的确是对文物的一种破坏,博物馆中的展品、美术馆里的雕塑等,是绝对禁止刻字的。但欧洲国家的大量公共建筑,比如教堂之类的内墙壁上,却时常能够看到各种语言的刻字,内容多是“某人永远爱某人”之类。   我在两个月前探访的法德边界小城斯特拉斯堡的大教堂的钟楼内壁上,就被游人刻了满满的字,什么语言都有,但还真就没有中文,管理部门似乎也乐得留其在此,并未打算将其清理掉。这些建筑当然也是文物,甚至是级别很高的“世界遗产”,但它们既然选择融入公共生活而非被束之高阁,就必然要去面对人类的一些普遍的行为习惯,比如留下“到此一游”。当然,这不是说在文物上刻字就是对的,而是这种行为的性质、类别和影响,需要做更为具体的分析。   跨文化的沟通是一个双向的过程:不但要力求让对方更懂我们,也要力求让自己更懂对方。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站在了对方的立场上,对事件做出了貌似公正的判断,但实际上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迎合。也就是说,若以“不卑不亢”作为与西方打交道的最高准则的话,过去我们是“亢”的因素多了点儿,如今则是“卑”的因素多了点儿,其实过犹不及,都不是好事。动辄对类似的事件“上纲上线”,自然是出于民族自豪感,但最后可能反而令自己很疲惫,也令对方很费解:挺正常的事,在折腾个什么呢?所以,我们要努力去适应这个没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价值观念的世界,哪怕是“雅”与“不雅”这样看上去黑白分明的判断,背后也存在着跨文化的逻辑。   □常江(文化学者) 责任编辑:黄睿 SN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