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参赛的女选手个个都是精英 朴槿惠狱中怪异 美墨边境发现隧道

全国吹口哨大赛浙江拿下哨王哨后:常把腮帮练肿(图) 张琦   很多人都会吹口哨,厉害点的还能吹成曲子。但你可能不知道,吹口哨也有比赛,而且全国最牛的“哨王”、“哨后”,都在咱们浙江。   日前,“中国好哨音”――第三届海峡两岸口哨艺术友谊赛落下帷幕,来自温州的张琦获得成人男子组冠军,来自杭州桐庐的苑淑玲获得成人女子组冠军。   记者和这两位“哨王”交谈后发现,冠军的背后,是几十年苦练的真功夫。   他练了40多年口哨   常常把腮帮子练肿   张琦把自己打理得很精神,讲话慢条斯理。54岁的他,已经吹了40多年口哨。   张琦说,父亲年轻时常吹口哨,吹得也好,可能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他不知不觉就会吹了,“刚开始练口哨,完全是自我琢磨,会吹一首曲子了,就吹给周围人听,别人说个‘不错’,就开心的不得了。”   十多年前,张琦开了一家复印店。没顾客时,他就拼命练习,跟着电脑里的伴奏吹口哨。张琦的爱人说,他好几次都练伤了,“几个小时练下来,声音越来越弱,腮帮子肿得老高。”   张琦说,练习口哨有点像匠人干活,刨子、锤子、锯子,每样工具都要用熟了,以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匠人。   这次比赛前,张琦用了6个月时间备战,每天至少练习3个多小时,参赛曲目也是反复甄选,最终凭借一曲《那就是我》夺得桂冠。   据了解,口哨大赛的评判标准,包括音准、情感表达、节奏、对气息的控制、舞台形象等。 苑淑玲   女孩子练口哨   最大挑战是别人的眼光   和张琦一样,“哨后”苑淑玲也是从小就爱吹口哨。   今年43岁的苑淑玲出生在东北,两年前来到丈夫老家桐庐,“我小时候就喜欢唱歌,但天气太冷,一感冒就不能唱歌了,又很想表达情感。后来我发现,吹口哨可以弥补这个缺憾,而且唱不出来的高音能用口哨吹出来。”   但那时候,人们对吹口哨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吹口哨有些流里流气,苑淑玲练口哨压力很大。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在家中糊墙的报纸上看到一个‘口哨演奏家’,是位外国老太太。”苑淑玲说,这篇报道让她放下了心中压力,觉得吹口哨这件事没有错,“再也不顾周边人是怎么看我的。”   从此,吹口哨成了她抒发情感的方式。吃过饭,脚一迈出家门,口哨就吹起来了;晚上农村黑,她吹着嘹亮的口哨给自己壮胆。   苑淑玲说,参加口哨比赛的女性比较少。这次大赛,男子组有40多人参加,女子组只有10多人。“来参赛的女选手个个都是精英,她们都是像我这样,顶住了压力练习口哨,自然是打心眼里的热爱。”   决赛的时候,苑淑玲感情充沛,技巧得宜,长音、促音运用自如,出色演绎了充满异域色彩的《萨巴女王》。   “拿到这个冠军,对我而言,更像是对自己30多年练习口哨的一种肯定。”苑淑玲说。   他们希望将这门技艺   传给更多孩子   苑淑玲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这次夺冠,她特别要感谢张琦。她说,张琦是她的老师。   “虽然我们认识没几个月,但他常常对我悉心指点。”苑淑玲说,以前是自己吹着玩,现在通过口哨技艺的学习,她的水平更上了一层楼。   其实,除了和成年“哨友”切磋,传授口哨技巧已经成为张琦很重要的一个工作,尤其是教孩子吹口哨。   “有一次,我一边吹口哨一边为顾客复印,有个女人走进来,说她儿子放暑假从美国回来,能不能跟我学口哨。”张琦说,这时他忽然发现,口哨技能也是可以传承的。   近几年,张琦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教一些中小学生学口哨。   “跟我学口哨的孩子,我一定要让他们练好基本功,比如对于气息的把握,比如口哨发音,一个音我可能会让他练很久。练好了,以后对于很多曲目的处理,都会得心应手。”   苑淑玲也希望,将自己一身口哨绝活教给孩子和年轻人,“我很愿意分享自己的口哨经验,特别是希望有更多女孩子来学习,让口哨在她们中间流传开来。”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