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years of coal mines in Northern Shaanxi, ending the collapse of coal bosses’ capital – Sohu news cosmax

Northern Shaanxi coal town, gold 10 years end, coal bosses capital collapse – Sohu news in big willow tower, using tricycle to sell coal is not new. February 19, 2016 Daliuta town at a coal mine door locked. This version of photography Beijing News reporter Xu Wei visited one of the China economic series reported in 2016, "13th Five-Year"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year. In 13th Five-Year the main goal, the average annual economic growth of more than 6.5% is the bottom line. This is a challenge for the present economic situation. Economic growth in 2015 is the lowest in 23 years, but it may be more difficult in 2016 than in 6.9%. The slow adjustment of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the pressure of production capacity and the turbulence of the global economic structure are increasing the downward pressure on the economy. Many economists believe that 2016 may be the most difficult year in this round of economic adjustment". China’s economy has always been growing up in the challenge. Every difficulty will be more tough, more challenges will Yuezhanyueyong! "Said Premier Li Keqiang for the first time after the Spring Festival," said ". What are the choices and challenges faced by the enterprises and individuals in the dilemma? How in this challenge now? On the eve of the convening of the NPC and CPPCC, the Beijing News reporter went to Shenyang, Yulin, Shaanxi, Shenzhen, Zhejiang, Yiwu and Kuwait where the heavy industry concentrated, and visited the Chinese economy. Once the eldest son of the Republic of Liaoning Province, 2015 GDP growth rate of only 3%, the lowest in Liaoning, Shenyang Blower Group launched a few years ago, wind power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project because of overcapacity, leaving only the last workshop, complete the production orders, live less workers worry about layoffs; once on the coal business get rid of "single piles" Shaanxi Daliuta town no longer, a large number of shops sublet, is now in transition to "coal"; Shenzhen mobile phone manufacturers sigh, the excess is not only the iron and steel, coal, mobile phone industry is to produce energy. The old growth engine is weak and new growth momentum is taking shape. The five major tasks of the economy in 2016 2016 the central economic work conference: to capacity to inventory, to leverage, to reduce cost, make a short board, China expected in the throes of rebirth. The 2016 Spring Festival, in Daliuta coal transportation business run more than ten years of Wang Shangde, the first to be turned the idea. "Living too little last year, you can’t make money."." Wang Shangde raised his voice, took a cigarette. Wang Shangde is located in Daliuta Town, Shenmu county is located in the northernmost, is the largest coal Chinese proven – Shenfudongsheng coalfield core area. In the past thirty years, outsiders and enterprises have rushed to the gold rush, resulting in the rapid expansion of the population and wealth of the town. With the overcapacity of coal in recent years, coal prices fell sharply. The coal economy Daliuta Town, the town in 2015 GDP growth rate of only 4.1%, a substantial decline in the main coal mining profits in Daliuta town streets, shops sublet, sale everywhere. For the big willow tower, that "too good money" era, has gradually gone. New laugh

陕北煤炭重镇黄金10年终结 煤老板资金崩盘-搜狐新闻 在大柳塔,用三轮车卖煤并不是新鲜事。 2016年2月19日大柳塔镇一处煤矿大门紧锁。本版摄影 新京报记者 徐伟   走访中国经济系列报道之一   2016年,“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在“十三五”主要目标中,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这对于现在的经济形势而言充满挑战。   2015年6.9%的经济增速是2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2016年可能更为困难。产业结构调整缓慢、去产能压力重重、全球经济格局动荡都在增加经济的下行压力。不少经济学家认为,2016年可能是“这一轮经济调整中最困难的一年”。   “中国经济从来都是在挑战中成长的。每逢困难会更加坚韧,越遇挑战会越战越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春节后首次“发话”时说道。   困境中的企业和个人面临着怎样的抉择和挑战?又如何在这种挑战中越战越勇?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新京报记者前往重工业集中的东北沈阳、有“中国科威特”之称的陕西榆林、制造业发达的深圳、小商品集中的浙江义乌等地,走访中国经济。   曾经的共和国长子——辽宁省,2015年GDP增速仅为3%,全国垫底,辽宁沈阳鼓风机集团前几年上马的风电设备制造项目因为产能过剩,现在只留最后一个车间,完成当前的生产订单,活少了工人们都担心下岗;曾经靠煤炭生意摆脱“光棍成堆”的陕西大柳塔镇风光不再,大批商铺转租,现在正在转型去“煤炭化”;深圳手机制造商感叹着,过剩的不仅是钢铁、煤炭,手机行业也在去产能。   旧的增长引擎萎缩乏力,新的增长动力正在形成。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6年经济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中国经济在阵痛中期待重生。   2016春节刚过,在大柳塔镇跑了十几年煤炭运输生意的王尚德,头一回有了转行的念头。   “去年活太少了,赚不了钱。”王尚德提高嗓门,猛吸了一口香烟。   王尚德所在的大柳塔镇,位于陕西省神木县最北端,是中国已探明的最大煤田——神府东胜煤田核心区域。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外地人和企业纷纷涌来淘金,致使全镇人口和财富迅速膨胀。   随着近年煤炭产能过剩,煤价大幅下跌。对以煤炭经济为主导的大柳塔镇而言,2015年全镇GDP增速仅4.1%,主要煤矿利润大幅下滑,在大柳塔镇街道上,商铺转租、出售信息随处可见。   对于大柳塔,那个“太好赚钱”的时代,已经渐渐远去。   新京报记者 徐伟 陕西神木报道   发现大煤田   被一次勘探改变的命运   王尚德的住所,毗邻大柳塔镇石圪台煤矿,街旁汽修店和停靠的大卡车随处可见。   有矿的地方就有居民,这是大柳塔村镇典型的集聚方式。全镇最大的煤矿大柳塔煤矿,是大柳塔镇所在地,规模相当于西南地区一座中小县城;石圪台煤矿旁,便是大柳塔镇石圪台村绵延数公里长的主街道。   三十年前,整个大柳塔镇还只有一条街道,全镇人口仅6472人。该地区位于乌素沙漠东南部,属于典型的大陆性季风气候,春季沙尘暴频发,夏季洪水泛滥,冬季漫长寒冷,“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   由于气候条件非常差,加之经济落后,据当地人回忆,“大多数男人根本找不到媳妇,光棍成堆。”   大柳塔所属的神木县,同样为贫困烦扰。1980年,神木县财政收入186万元,上级补助647万元,完全是“要饭吃”的穷财政。据一位当地人介绍,当时人们仅知挖煤、烧煤,甚至于用煤块替代砖石砌院墙、垒猪圈。   命运的转折,始于一次地质勘探。   神木县志记载,1981年,陕西省185、186煤田地质勘探队到该县普查煤田。第二年,勘探之行重大突破:185煤田地质勘探队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在陕西神木、府谷等789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蕴藏着877亿吨煤。   煤田的发现,让神木变得忙碌起来。1982年之后的几年,神木县志密集记载了省上乃至中央的官员、考察组、国外企业的频频造访:   1982年9月,国家煤炭部副部长贾惠生率考察组一行7人抵县,对神府煤田储量等进行考察;1983年3月,美国宇宙油轮公司与我国煤炭部达成协议,派副总裁率领工程技术人员来本县柠条塔勘探煤田储量……   与神木频繁迎接官员、考察组相伴的是,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全面铺开。   淘金者涌入   六千人小镇爆炸式膨胀   王尚德老家在榆林市另一个下辖县横山。1992年,他举家迁至大柳塔镇石圪台村做起了汽修生意。王尚德回忆,彼时神华集团子公司神东煤炭集团的石圪台煤矿已初具规模,“但村子还不大”。   相较石圪台煤矿,神东煤炭集团在大柳塔镇的另一个矿井——大柳塔矿井,开发要更早。据神东煤炭集团对外宣传平台“神东之声”的一份资料显示,大柳塔井的建设始于1987年。   当年6月,陕西韩城矿务局组成的支援神府煤田开发建设团队中的38名管理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来到大柳塔。   在没有电、没有通讯等恶劣条件下,该团队用跑来的有限的银行贷款,全力投入大柳塔煤矿井口井巷施工。   时任华能精煤公司(神华集团前身)总经理的刘向阳,从北京来到大柳塔煤矿施工现场,看到资金还不到位、施工及生活条件极困难的情况,当晚叫人把镇上邮政所的门敲开,连夜向北京总部发电报,让赶紧想办法筹了几十万块钱汇过来。   在神华集团进驻的同时,大柳塔也吸引了个体“淘金者”的目光。汉中人老张是“淘金”大军中的一员,上世纪80年代,他离家北上大柳塔,在镇上开了一家烟酒店。   “到大柳塔去”,成为那个时代周围不少人的想法。   经过数年努力,大柳塔井于1996年正式投产。中国神华(神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2007年披露的招股书中对大柳塔井做了如下介绍:它是公司第一个采用大规模、高机械化综采和连采掘进法的煤矿。   与此同时,神东煤炭集团总部也选址在大柳塔镇。对于大型国企进驻,在现任大柳塔镇镇长王晓君看来,一方面能带动当地民营企业的发展,再者能惠及老百姓,“比如征占地,都需要给老百姓拿钱”。   外乡人涌入,让这座小镇人口从1986年的6472人,增至2015年的6.9万人,小镇的规模也在扩大。   登上一个山坡俯瞰全镇,乌兰木伦河将小镇“切割”成两半:河西是神东煤炭集团的办公楼及小区,超市、火车站、广场、星级酒店、医院应有尽有;河东则多是由“淘金者”组建的城市,主街道两旁多是为汽修配件、宾馆、饭馆等。   野蛮生长   街边小商铺年入100万   如果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属于艰苦的创业期,那么,进入21世纪的首个10年,是这批创业者坐享财富野蛮生长的十年。   2002年1月,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进入市场化。随之煤炭价格爆发式上涨,动力煤价格最高达千元每吨。   煤价的上扬促使煤矿不断拔高产量。为提高生产效率,2000年,大柳塔矿井与毗邻的中鸡镇活鸡兔井并为一个煤矿,统称“大柳塔煤矿”。同年底,大柳塔年生产商品煤能力达1400万吨。三年后,这一数字变为2000万吨,增幅达42.9%。   同时,神东煤炭集团在大柳塔镇的第三座矿井哈拉沟煤矿于2004年底投产,产量连续七年过千万吨。   民营煤企自然不甘落后。大柳塔镇副镇长刘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大柳塔,个体煤矿一度超过70家。   疯涨的煤价也在迅速改变着大柳塔镇上人们的生活轨迹。   2005年,王尚德放弃了汽修生意,用42万元积蓄买了一辆载重40余吨的大卡车,开始了他长达10余年的运煤生涯。那时,他有跑不完的活儿,一个月休息不了三五天。在石圪台村通往大柳塔镇的道路上,王尚德记得,由于拉煤的卡车太多,有时一堵就是一整天。   在大柳塔镇开烟酒店的汉中人老张,迎来了他生意的鼎盛时期,“一年能赚60多万”。大柳塔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向新京报记者侧面印证了老张所言非虚,“在当时,只要地段选得好,小商铺一年甚至能挣到一百万,就连在路边支摊卖蔬菜水果的摊贩,一年也能赚十几万。”   2003年,大柳塔镇GDP已经超过了7亿元,2011年全镇GDP达30亿元。大柳塔镇镇长王晓君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一数字还不包括神东煤炭集团的贡献,神东煤炭集团属于国企,税都上缴到国家、省市去了。   三十年前,大柳塔“男人光棍成堆”,三十年后,全镇收入已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1年,全镇农民人均纯收入13500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达26000元。而同期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   彼时,大柳塔所属的神木县,已经开始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住院费用400元以下自付,400元以上报销,报销的封顶线30万”。   神木不仅免费医疗,还免费教育、免费供养孤寡老人和重度残疾人。   在时任神木县县委书记郭宝成的盘算中,神木县42万人口,三分之一富人,三分之一中间状态,三分之一相对贫困——前面这三分之一和后面这三分之一,收入差距天壤之别,所以才利用政府的财政杠杆来调节收入分配。   黄金十年终结   煤价暴跌煤矿实施减产   煤价在经历逐年攀升的暴涨局面之后,于2012年出现了拐点。这一年,煤炭市场供需迅速发生逆转,煤价首次出现大幅暴跌局面,下跌幅度每吨近200元。   煤价重挫,煤企首当其冲。   据中国神华年报显示,神东煤炭集团2012年营业利润增幅仅3.96%。两年后的2014年,公司营业利润更是同比下降51.2%。2015年上半年,公司营业利润依旧大幅下滑,同比下降68.1%。   中国神华在1月30日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受煤炭行业的低迷影响,公司净利润为232.68亿元,同比下滑50.5%。   对于神东煤炭集团在2015年业绩表现如何,公司宣传部负责人高会武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涉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问题,不便透露具体数字。但依他个人判断,“公司利润下滑是肯定的,而且不是简单地下滑,可能是一种断崖式下滑”。   “一是生产规模下来了,二是利润空间小了。”高会武解释称,煤炭企业的微利、薄利、亏损是必然的。“我们能感受到这种大环境的氛围”。   中国神华披露的2015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大柳塔煤矿已经在压缩产量。大柳塔煤矿与活鸡兔煤矿在2015年上半年商品煤产量方面,较2014年上半年下滑5.6%。   汉中人老张在几年前把烟酒店交给了儿子打理,“生意没有以前好做了,让年轻人来扛。”而他自己则改行做起了“卖炭翁”。   2月17日下午,在载重1.5吨的三轮车上,老张装满了从附近矿上拉来的块煤,以320元 吨的价格出售。   三四年前,他一天能卖出两三万元,尤其是过年期间能卖到八万,利润大几千块。“现在不行啦,一天能卖三车煤就不错了。”老张连连摇头。   煤老板资金崩盘   设备商遭遇百万欠款至今未还   大型国企通过减产、转变生产方式尚可把控危局,但对于大多数个体煤矿来说,引发的资本崩盘更具毁灭性。   这种崩盘,与大多数个体煤矿的隐秘发迹史相关。   神木县一位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神木个体煤矿老板大部分文化程度较低,机遇和胆量助力他们坐拥巨额财富。   据他介绍,这些个体煤矿矿主,大多在勘探出煤田之后,用十几万元来这里开了一座矿,随着2002年煤炭价格报复式上涨,能赚到上千万元。此后煤老板将煤矿卖掉,用三分钱的利息,要求亲朋好友入股,在另一个地方再购置一处煤矿,通过控股之后变成了上亿资产,几年内如法炮制,资产便能达数十亿。   在煤老板资产“滚雪球”的过程中,包括大柳塔在内的神木进入“全民放贷”时代。此后,一部分煤老板用募集的资金在内蒙古、新疆等地大手笔买矿,随着煤价受挫,股东与煤老板眼看资金“打水漂”。   而另一部分完成募资的煤老板并没有按许诺行事,他们将资金用于放贷。在上述官员看来,这一点无疑是矿主走向资本崩盘的重要一步。   2012年自吸收存款达23亿元的张孝昌案暴露后,神木民间借贷的风波逐渐聚集。相关新闻也屡见报端。   煤价低迷,民间借贷崩盘,让大柳塔镇个体煤矿数量急剧减少,大柳塔镇镇长王晓君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全镇个体煤矿只有7座。这与辉煌时期的70多家大相径庭。   煤老板负债累累,对于在大柳塔镇做了十几年矿井设备生意的祁国栋来说,感触颇深。   祁国栋今年没有回老家满洲里过年,由于一些煤老板欠着他的债,“放心不下”。不过即便到了正月初十,他还是未等到煤老板的近百万元欠款。   在祁国栋的印象中,五六年前,鲜有矿主存在赊购矿井设备的现象。而且沿街门面房以前只要过了正月初五,都开始营业了。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在大柳塔的几条主街上,大部分门面房处于关闭状态,门脸上的出售或转租信息随处可见。多位商铺店主表示,有一部分商家还在过年,另一部分是经营不下去了。   谋划转型   加码煤炭行业下游产品   转行的念头,是王尚德在今年春节产生的。   2015年他赚了4万多元,这与他之前一年赚20万的水平相去甚远。   “转成市民户,连地也没有了。”王尚德叹了一口气,对于转行做什么,他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神东煤炭集团也有了一些转型计划。   高会武指出,类似神东煤炭集团这类生产企业,对市场的匹配度不高,只能结合神华集团的另一个销售链条,结合销售组织生产,但这只是一个基础的结构调整。   在高会武看来,相较于个体煤矿,神东煤炭集团在转型方面具有一些优势,“比如我们有洗选加工厂,还有不同的运输路径,我们铁路运输相对宽泛一点,地方煤矿可能只靠汽运,神华产运销一条龙,对我们生产企业来说,奠定了基础。”   面对困局,大柳塔镇镇长王晓君也在酝酿一次转型。不过在他的转型计划中,煤炭经济依然是主导,所占比例依然要保持70%以上。他对煤炭还有信心。   2014年全镇的GDP是39亿元,2015年是40.6亿元,增幅仅4.1%。“整体而言,利润空间小了,但依然还有。”王晓君告诉新京报记者,神木的煤炭号称优质的动力煤,在全国还是有优势的。   王晓君将转型重心放在煤炭行业的下游产品方面,比如发展煤化工和煤转化产业,增加科技含量。神东集团的总部在大柳塔,在镇上又有三大矿,可以围绕这种大型国企,搞机械制造、维修,工作服的加工。“商贸物流、特色农业等方面也已经有一些规划了。”王晓君称。   目前大柳塔已经成为陕西省四个镇级市培育示范点之一。“镇级市的试点,最起码可以简政放权,再者投资力度也大了。”王晓君告诉新京报记者,陕西省委书记曾召集四个镇级市示范镇的书记、镇长,以及所在县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在省上开过会,陕西省出5000万元,市县拿出5000万,匹配一个亿的资金,逐步下拨。   (文中王尚德、祁国栋均为化名)   【大柳塔大事记】   ●1980年 大柳塔镇所属神木县财政收入仅186万元,上级补助达647万元。   ●1882年 陕西省185煤田地质勘探队勘探出陕煤有煤田,储量丰富。   ●1985年 华能精煤公司成立(神华集团前身)。   ●1986年 全镇人口为6472人。   ●1987年 神华集团进驻大柳塔镇,大柳塔副井、主井工程相继开始施工。   ●1996年 大柳塔井正式投产。   ●2000年 大柳塔矿井与毗邻的中鸡镇活鸡兔井并为一个煤矿,统称“大柳塔煤矿”。   ●2002年1月 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进入市场化。煤价报复性上涨。   ●2003年 大柳塔煤矿生产商品煤能力2000万吨,大柳塔镇GDP就超过7亿元。   ●2004年 哈拉沟煤矿投产,产量连续七年过千万吨。   ●2011年 全镇GDP达30亿元。城乡居民收入均远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   ●2012年 煤价首次出现大幅暴跌局面;神东煤炭集团利润增幅仅3.96%。   ●2012年年底 神木亿万富豪张孝昌被批捕,民间借贷市场崩盘。   ●2014年 神东煤炭集团营业利润同比下降51.2%。   ●2015年 全镇的GDP是40.6亿元,较2014年的39亿元增4.1%;全镇人口6.9万人。   ●2016年2月5日 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指出,自2016年开始,用3-5年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程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   专题策划统筹:苏曼丽 韩笑相关的主题文章: